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 海 啸 博客

我运动我健康我快乐 只要够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谁说不能 346743999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个平凡的人但是我有不平凡的心激情有动力要不简单只要做到这些就好了.其实每个人都是平凡的他不平凡的是我们看的角度不一样.因为我知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人更长的路"要知道山高也是有限度的只要肯努力也那怕是只登上一小步就是一个新的高度,路再长也是人走出来的啊.要知道只要肯努力付出吃苦就有回报.别人做得到的我也做的到因为我可以学习学习学习再学习!不要求做到最好只要求做要更好 我要拼搏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了不懈的努力就有辉煌的人生!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 拥有梦想是一种智力,

王宝强传奇   

2007-12-02 20:31:58|  分类: 图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01D0802.jpg

  《士兵突击》播出后,没有人再叫王宝强“傻根”,他变成了“许三多”。在王宝强看来,《天下无贼》的“傻根”是个理想人物,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存在;“许三多”更接近他本人。然而,他说,比起“傻根”和“许三多”,他更现实。

  2002年,王宝强已在北京漂泊了两年。他一直是民工、“北漂”,北影厂门口50元一天“蹲活儿”的。一天,一个电话改变了他的命运。电话是《盲井》剧组打来的,通知王宝强去见导演李杨。之后,他得知,自己将出演这部电影的男主角,一个进城打工几次被骗的少年。同时,他拿到了500元钱的预付片酬。对于16岁的王宝强来说,500元是笔大钱。

  王宝强到北京,是为了拍电影。

  王宝强的家,在河北省南和县,离邢台市不远。王宝强的家和周围的房子相比那是相当气派。“这是宝强成名后给他父母盖的。”邻居的语气中透着羡慕。

  王宝强出生时,家里已经有1子1女。他的童年就像其他农村孩子一样不被人关注。第一次读《士兵突击》的剧本时,王宝强说,他觉得非常压抑。他问:“编剧是谁,我要杀了他。”“杀了他”,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是王宝强真的感觉,剧本里“许三多”的故事,就是他的故事。他说,整部戏里,他自己最被打动的,是农村部分和新兵连部分。

  “我小时候家里比较穷,家里条件好的孩子就会欺负我,我觉得我小时候和许三多小时候很像。”王宝强说。

  《士兵突击》里,许三多的父亲总是看不上儿子的“弱”,他教育儿子的唯一方法就是打。王宝强的父亲曾经当过军人,王宝强从小没少挨他的打。王宝强想去少林寺,某种程度上也有这样的幻想——学会了功夫,看谁还敢打我。

  一到少林寺,王宝强拜释延宏为师。如今释延宏带着自己的弟子创立了少林寺护寺功夫院。提起王宝强,释延宏立刻说:“这孩子聪明,学武特别快。”

  入门最初3年是基本功练习,也是最苦的阶段。晨练是必不可少的,冬季在凌晨5点,夏季4点,周一和周二是素质训练,从少林寺跑到登封市区,再返回来,几乎相当于一个半程马拉松。而这样的跑步,是刚刚拉开韧带的准备活动。上午是训练、下午学习文化课,晚上还要将当天的训练内容复习一次。下盘是功夫的基础,腿功就是他们开始训练的主要内容,每天都要踢腿、劈腿,马步、虎步、扑步,训练量一点一点增加。

  学武自然免不了挨罚,王宝强说,当年自己有时被打得急了,也会幻想种种报复手段。但是王宝强从来不跟父母说起自己练功受的苦。3年之后,就开始学习各种拳法套路。王宝强学习套路进步很快,释延宏也夸他“悟性不错”。

  在少林寺的6年中,王宝强只在过年的时候回过家。然而王宝强说,他觉得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少林寺。

  王宝强14岁离开了少林寺,临行前,他跟师父释延宏谈到自己的家境,他说自己家庭条件不太好,想去做影视行业。2000年,身上带着500元钱,王宝强来到北京。第一站就是北京电影制片厂。“看见电影厂门口有那么多找活的人,可高兴,特别亲,觉得大家都是同行。”王宝强说。蹲了半个月才等到了第一个群众演员的角色:穿着大褂在明清一条街上走一遍,走完下场。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无论怎么等,也等不到一个角色。他学会了在人群里向前挤,学会展示自己少林寺里学来的功夫底子,学会忍受所谓“同行”的冷眼,但是机会总是迟迟不来。后来才知道,“蹲活”也有蹲活的规矩和技巧。很多挑演员的副导演不去厂门口,只要找“穴头”就可以。

  带来的500元要花完了,他只能和同住的伙伴去建筑工地打零工,一天25元,包吃不包住。理想没能实现,打击不断袭来。“没出名时候,被人说得狠着呢,说啥的都有。”王宝强说。同伴劝他放弃:“说我长得不好看,说你又不是李连杰、成龙,又没拿过武术冠军,你说拍电影,你有什么条件?你又没有关系什么的。”

  “《士兵突击》里有一句关于骡子和马的台词,我从那时候就知道,我是骡子,不是马。”王宝强说。

  不是马,就得加倍努力。有时偶尔能接到武行的活计:被人扣住手腕,从梯子上摔下去。有经验的是假摔,他是真摔。导演很满意地点点头说:“很真实,这条过。”他已经摔得浑身都青了。最痛苦的时候,王宝强带着满身伤,绝望地躺在工地的房间里,望着天花板。《士兵突击》里有一场戏,许三多一个人躲在坦克车里不愿意出来:“那天我发现了战车的另一个用处,你可以把自己关在里面,假装世界上除了你没有别人;假装你已经死了;我后来经常想起那个失败的晚上,我想如果不出来,我的人生会是另外一个样子。”王宝强说,演这一段的时候,他觉得完全是他当年躺在工地房间里的心声。

  从2000年到北京后,王宝强一个电话都没给家里打过。2002年冬天,王宝强终于给家里打了来北京以后的第一个电话。开口问的第一句话是:“你们都好吧,庄稼怎么样了?”电话那头,家里人立刻骂了过来:这么长时间不跟家里人联系,以为你死了。骂完,两边都哭了。那时他已经拍完了李杨的《盲井》。

  王宝强说,李杨是他生命里的第一个贵人。他还是习惯把自己的生活和许三多对应起来:“《盲井》像是史今,把我带入部队;《天下无贼》像是袁朗,让我真正知道演戏是怎么回事;《暗算》让我在演技上有了突破;《士兵突击》让我真正奠定了位置。”

  李杨是反对学院派表演模式的人,他觉得,王宝强之所以后来能脱颖而出,就因为他“很贴近观众”。在李杨看来,王宝强很“努力”:“他是草根阶层出身,知道珍惜每一个机会。”

  在王宝强看来,他能够得到《盲井》的机会,只有两条:一是坚持,一是相信。王宝强不否认幸运的存在,但他认为,除了幸运,自身努力也是很重要的。他认为,自己还算是个勤快的人:勤跑,勤打听消息。《盲井》剧组招人的消息,就是他打听来的,听到了,立刻就放下所有的活跑去面试。

  《盲井》是低成本电影,演员拿的钱都不多,钱都放在制作上。王宝强说,当时他拍这部电影时,根本没想片酬问题,只觉得这是个机会,一定要抓住。

  《盲井》拍摄中,资金出了问题,很多人都跑了,也有人劝说王宝强走,但是王宝强没走。

  从少林寺出来以后,王宝强的脾气就不那么倔了。在剧组里,王宝强不是爱说话的人,也不扎堆。正在拍摄的电视剧《烈火男儿》,演员曾在广州一处消防大院培训,在班长眼中:“王宝强不爱说话,当然你跟他说话他也说。”

  然而训练场上的王宝强其实是紧绷着的。有一个项目是学习穿衣服,消防队员们必须在十几秒内把衣服穿好。别人训练的时候,王宝强就蹲在旁边专心看,看完了等他上场,居然第一次就迅速完成了动作。

  “对我来说,每一次机会都是最后一次。”王宝强说。他是个肯场下下苦工的人,他文化程度不高,所有台词,都翻字典来注音。别的演员是拍一场戏记一场戏的台词,他是提前把所有的台词都背下来:“这样方便导演调整。”

  2003年,王宝强以《盲井》在台湾地区拿到了金马奖。冯小刚是看了《盲井》之后找到王宝强的。《天下无贼》之后,一切都顺理成章,“傻根”在《殷商传奇》里成为哪吒,《暗算》里成为天才少年阿炳,在《士兵突击》里成为许三多。

  王宝强说,他非常感谢这几部戏的导演:“以后只要是他们的戏,他们让我演死尸我都去演。”《天下无贼》拍完,他觉得无以为谢,就从家乡背了一袋小米送给了冯小刚。

  对于王宝强来说,他现在要非常努力去做的是,怎样才能继续保持一种质朴的生活方式。他说,他自己是“摸着底走上来的”,拍戏时候,他依然最能吃苦。拍《殷商传奇》,所有撞在墙上的动作,都还是真撞;拍《士兵突击》,许三多在剧中做了333个腹部绕杠;拍这段戏时,王宝强没有用替身,伤了手,大拇指上掉了一块肉,腰扭伤了。

  他对金钱的态度,基本还是:“挣了钱就给家里,自己留下够花的就行。”但是许多变化在悄悄发生,有时令他困惑。成名之后,应酬场合就多起来,喝酒就成了难题:“我一直不太会喝酒,但很多场合,你不干了就不行。”

  他忽然发现,他的时间也开始紧张起来:“《士兵突击》之后,今年的时间排得满满的,每天都要接受七八个电话采访。我以前不怎么会说话,你看我现在能说了吧,都是采访练出来的。”此外,还要录歌,录广告,上新戏。

  2006年,王宝强还回家帮家里收玉米,今年就没有回去成。他说,春节想带父母去海南。他觉得,人生最美的事,就是终于向父母证明了,这个儿子没白养。混在北京的日子里,这是他最大的压力,也是他最大的动力。

  王宝强说,《士兵突击》是他入戏最深的一部戏,许三多是什么样子,王宝强就是什么样子。

  王宝强说,他觉得拍完《士兵突击》之后,人就老了。因为看得多了,要应付的事也多了。事实上,在他看来,《士兵突击》后半段的许三多,已经比前半段老了很多。现在想起来,他觉得,拍《盲井》时,是最单纯的。

  《士兵突击》里,最后一句台词被安排由袁朗说出,只是不是对着许三多,是对着成才,他说:“路很长,比许三多还要长。”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